全球基金季度最新情况

Share to Pinterest Share to Google+ Share by email
Author: 
Source (institute/publication): 

过渡期仍是个大问题,对未来无全球基金资助资格国家中的性工作者而言尤其关键。

2014-16年起无资格获得全球基金拨款以及在2017-2019年可能获得临时过渡期资助的国家是:

阿尔巴尼亚(艾滋病、结核);阿尔及利亚(艾滋病);伯利兹(结核);博茨瓦纳(疟疾);保加利亚(结核);古巴(艾滋病);多米尼加共和国(结核);巴拉圭(结核、疟疾);巴拿马(结核);斯里兰卡(疟疾);苏里南(结核)和土库曼斯坦(结核)。

这些国家中的性工作者应当已经被纳入过渡规划工作。你所在国家在2017-2019年从全球基金获得的拨款会是最后一笔。2019年后,你所在国家的政府应当独立资助项目和服务使之持续运作。联系你在CCM中的社群代表,要求提供相关工作的最新信息,以及如何确保2019年后面向性工作者的权利基础项目能够继续。(参考性工作者实施工具【SWIT】,了解权利基础项目准则。)

由于可能成为“中上收入国家”而在2017-2019年不符合全球基金资助资格的国家,还可能在2020-2022年获得过渡期资助的有:

亚美尼亚(艾滋病、结核);萨尔瓦多(结核、疟疾);科索沃(艾滋病、结核);菲律宾(疟疾);斯里兰卡(艾滋病、结核)。

这些国家的性工作者应当询问CCM或CCM中的社群代表,获取国家资格变化信息以及会议/对话日程安排,以备国家收入等级变化。重要的时,你现在应当开始参与进来,确保权利基础的性工作者主导项目会被纳入任何可能出现的规划。过渡规划在这些国家中可能已经开始,所以你要么直接参与,要么找到可行的提议渠道,以进入最终规划。

对玻利维亚(疟疾)、埃及(结核)和危地马拉(结核、疟疾)也是如此,这些国家预期在2020-2022年中失去获得拨款的资格,并可能在2023-2025年获得过渡期资助。

由于国家成为“高收入”等级而可能失去被资助资格的国家是:

2017 - 2019        马来西亚(艾滋病)和巴拿马(艾滋病)

2020 - 2022        哥斯达黎加(艾滋病)和罗马尼亚(结核)

2023 - 2025        哈萨克斯坦(艾滋病、结核)和毛里求斯(艾滋病)

 “高收入”国家无资格获得过渡期资助。

在过渡国家,全球基金对关键人群的关注度在增加,你可借此提升在国家程序中的参与度。如果你被排除在外,且无法通过CCM解决,则应当联系全球基金资助经理和国家小组,并抄送社群权利与性别小组,以及NSWP高级项目官员。

联合国伙伴机构如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及“终止结核”“击退疟疾”等伙伴也是可用的盟友,有助于参与所在国家的过渡工作。

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基金还有另外两个重点工作。一是寻找一名新的执行主任,因为Mark Dybul的任期到2017年4月就结束了。在找到并委派继任者前,Marijke Wijnroks将作为临时执行主任。

全球基金理事会领导层还有另一个变动。Aida Kurtovic成为主席,她是由全球基金理事会的实施国家集团所提名的。来自全球基金理事会捐赠者集团的John Simon成为副主席。

很难判断这些任命和未来的新执行主任对性工作者意味着什么。主要的建议仍然是继续接触,发展联系,建立关系,尽可能准备你所能提供的实证。

Reg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