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调查故事-塞内加尔

Share to Pinterest Share to Google+ Share by email
Author: 
Source (institute/publication): 
NSWP

在二月末,非洲确诊了第二例COVID-19病例。从那时起,疾病开始在非洲各个地区传播,截至目前有将近32000例确诊病例,导致超过1400人死亡。

在西非国家塞内加尔,性工作者在疫情中艰难生存。这些已经被污名化、生活于社会边缘并且生活窘迫的人暴露于不平等和失去收入的威胁中。

And Soppeku-一个由性工作者领导、致力于推动塞内加尔国内法律和政策环境改变的组织,向NSWP组织的COVID-19影响调查报告了他们在COVID-19疫情中的经历,和这场灾难对当地性工作者造成的影响。

“由于塞内加尔实行宵禁,从晚上8点到早上6点,顾客的数量非常有限。随着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跨区域旅行被禁止,因此,在其原籍地区以外固定场所工作的性工作者受到警察突然搜捕和敲诈勒索的影响。”

除了对性交易场所进行突击检查外,And Soppeku还报道说,警方的目标是那些以街头性工作而闻名的地区。由于政府没有出台针对性工作者的积极措施,他们被孤立,被针对,得不到任何支持。他们面临着获取基本物资的问题,(因此)必须冒着被警察干预的风险来赚钱生存。Soppeku还报道说,性工作者接受艾滋病治疗、性病筛查和治疗以及获取基本食品和卫生用品的机会减少。

“政府已经建立了一个分配食物和卫生用品捐赠的方案,但这些是非常少的,远远不够。“

为了弥补这一短缺,And Soppeku一直在向该国的一些地区分发物资。

“本组织在平等基金(Equality Fund)的支助下,为塞内加尔三个区域(Dakar、Thies和Kaolack)的成员分发了食品袋和卫生包。”

在四月初,两位法国医生-约翰-保罗 米拉(Jean-Paul Mira)博士和卡米尔洛施博士(Camille Locht),在LCI电视频道的现场辩论中谈到了可能的冠状病毒治疗方法。在辩论中,米拉博士问洛施博士关于在非洲人身上测试冠状病毒疫苗的可能性,他说:“我们难道不应该在非洲做这项研究吗?那里没有口罩,没有治疗方法,没有恢复措施。”米拉还补充说:“这有点像其他地方对艾滋病的研究。在性工作者身上,我们尝试不同的研究方案,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高度暴露的,他们不会保护自己。”

这段视频显示,这两名医生认为非洲人的身体和健康没有发达地区(Global North)居民那么重要,米拉博士的言论遭到了强烈反对,对他的控诉包括(他谈话内容中的)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但是性工作者的身体呢?几乎所有的报道都没有提到她们,这使得性工作者——以及当前危机对她们健康和人权的影响——被进一步边缘化。

性工作者的权利和迫切需求不仅在这次全球大流行期间被遗忘,而且正在被积极侵犯和忽视。米拉博士和洛施博士等专家纵然将性工作者当作实验对象(的行为),这让本已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失去了作为人的基本尊严,被当作小白鼠一样对待。他们的言论得到了媒体的支持,媒体经常对性工作者群体进行耸人听闻的报道和谴责。这些公开的攻击发生在政府放弃这个群体,让性工作者受苦的时候。

And Soppeku的观点与我们关注孟加拉国的艾滋病研究和福利中心(HARC)的观点相呼应,即性工作者必须团结起来,找到群体内部的资源来反击和应对当前的危机。

Region: 
Tags: